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

【大学价值观】李云松教授谈大学的基本特质

发布时间:2015-06-19 浏览:

大学:有容乃大

——李云松教授谈大学的基本特质



 



       包容性是大学最核心的特点

谈大学的价值观,首先应该明确大学的特点和职能是什么。其实,“大学”这两个字,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学”乃大学的职能,“大”即大学的特点。“学”就是指不同于社会上其他的组织,大学要以教书育人、科学研究为基本的目的;“大”就是大学不同于小学、中学,“大”的内涵很丰富,其中,包容性是最根本、最核心的特点,没有包容,大学的发展就无法实现。

所谓包容,就是大学里允许有不同类型的学者、不同意见的争鸣及不同发展方向的存在,大学作为一个比较完整的系统,对外应该是开放的,对内应该是自由的。打个比方,孔子是很有名望的教育家,但只有他一个人是不可能成为一所大学的,如果要建立一所大学,就必须要容纳孔子、老子、庄子等不同的声音。只能发出一种声音的,那不是大学。

大学强调学术自由和学术独立,但若少了包容,这些都是空谈。大学只有具备一定包容性,创造出足够大的空间,才能够营造出比较浓厚的自由氛围,支持每个人独立地发展。为保障大学的这些基本特质,我们需要厘清一些问题,比如,自由和制度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知道,这二者相辅相成,并不矛盾,要自由并不是要抛却制度。

我们需要好的刚性制度,如果缺少刚性制度的约束,那么大学的管理与人才的成长将会受到挑战,人才质量观将会被扭曲,因为制度刚性的缺失会造成说教的疲软,让人搞不清楚自己的行为禁区在哪,让自由沦为盲目的自由。理想状态下,大学里的每个人都应该在清晰的框架内自由地发展。一个人只有清楚地了解所处空间的门窗、墙壁在哪,他才能在这个空间内行动自如、游刃有余,否则,他就可能处处碰壁,甚至掉到楼下。可以说,一项制度设定的边界越清楚,就会令人越自由。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制定这样一个框架,框架内的空间得足够大,而且,在这个空间内不应摆设过多的障碍物,障碍太多就会令人寸步难移、不得动弹,制度应提供明确的边界,但有些限制又不能过于繁琐、细节化。

要对刚性制度进行严格筛选

那么,如何衡量一项制度是否是刚性的呢?所谓刚性,就是一堵墙设在这,任何人都不能逾越,这项制度的执行,绝对不能因人而异。拿学校的章程来说,它就好比一栋房子的基础框架,买这套房子的人只能对房子进行装修,却不能改变其基础框架,这就是刚性制度。又比如,对于学生我们现在制定了很多政策,考试不及格就不予授予学位等等,这些规定看上去是刚性的,但执行起来却往往能够打折扣,有很大的弹性,许多情况下教师可以修改学生的历史,比如,这个学生考试及格了,教师可能还可以调整他的成绩。如果允许有这样的漏洞存在,这项制度就不能称其为刚性的。所以,一项制度好不好,要看它是否存在漏洞,是否能够人为地去改变它。

我认为,改革最应该改的是制度问题,如果只是改具体目标或方法,就称不上改革。从目前来看,我们并不缺乏制度,关键是大家不太清楚哪些制度是好的,哪些制度是刚性的,对此,作为学校要对好的刚性制度进行严格的筛选。一旦确定了一项刚性制度,就必须严格执行。

有了自由才能做到独立,独立包括思想独立和经济独立,做到这点离不开各方面充足的保障。试想,一个连温饱状态都达不到的学者,又怎么能够要求他做到独立?无论是国家还是大学,都应当保障大学教师享有足够的待遇,不为生计而发愁,否则,大学教师怎么可能有精力去创新思想呢?他只能一心想着怎么赚钱来养家糊口了。

我认为,这与我们目前对于教师的考核制度还存在一定冲突。为什么要进行考核?实际上就是因为教师没有达到学校的目标才需要去要求他们,这种制度促使大学教师为了达到考核目标而去努力,大学教师之所以按照规定的目标去做,是因为不这样做就无法生存。这样一来就不自由了,教师只能按照学校设定好的目标来限定自己的发展方向。

这就涉及到对大学教师的包容和信任问题。如果一所大学对于“教师在其环境中能够自由发展”缺乏基本的信任,就不能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大学。这其中蕴含着一种因果关系。教师到底是为了达到学校设定的目标而去行动,还是在教师自由发展的过程中,目标随之自然而然地出现?正如“悟道”一般,学习道理的过程中,我们自然就会得到应有的东西,而不是为了得到这些东西才去学习道理。

大学教育首先涉及到人才筛选的问题。对学生,是通过考试进行录取;对教师,是通过设定一定的指标和条件进行录用,这种筛选往往是比较严格的,而其严格性又不完全依赖于设定好的指标和条件,一个人适不适合留在大学工作,还与学校的学术特点、学科特色和教授团体的决定有关。所以,一名大学教师应该是严格筛选出的,适合在大学里工作的老师,其具备自由发展的自觉性和自身能力。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学校就只能通过设定很多条条框框来约束这些人为学校做事了。拿我们学校来说,很多年前的筛选机制并不十分严格,针对这种历史问题,可以采取“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的原则。对于新人,一方面要对其进行严格的筛选,另一方面要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来自由发展。

为教师提供足够的基础平台支撑

提高教师待遇是必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为其提供足够的基础平台支撑。在待遇方面,其实大多数老师并没有太高的要求,他们并不追求十分富裕的生活,只需达到一定的生活水平即可。在这方面,我们有时候过分轻视,有时候却过分重视,把握好一定的度十分重要。比如现在,我们为了提高待遇而将少数人的待遇提高了,看上去这部分教师的待遇达到了很好的水平,但实际上,我感觉已经超出了其应有的水平,而对于很多年轻的、需要有生活保障的教师,其待遇相比之下又显得过低,大学不是公司,不能以“计件”的方式来为大学教师分配奖金。

当然,大学里是少不了教授、副教授和讲师的层级划分,但也应该达到一种相对的平衡,一旦层级拉得太开就谈不上自由了,下面的人总要仰视上面的人,上面的人则俯视下面的人,这样一来,整个大学就失去了崇尚自由的氛围和环境。

为了实现大学教师的自由、独立,除了需要生活上的保障外,还需要保障开放的信息环境,让教师很容易地获取到需要的信息,这就包括网络环境、图书馆的作用和对外的交流等方面,一所好的大学应该具备良好的信息服务职能。我感到,在这方面,我们学校需要提高的地方还很多。希望能够提供这些资源保障的职能部门,能够携手将我们的大学环境建设的更好,让大家在这样的环境中感受到学术自由的氛围,让大学教师不再为生计而烦心,不再为所谓的人际关系等各方面因素而耗费更多的精力。

关于价值观,我们国家各个层面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定义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学的核心价值观也应当属于这个范畴,但其应在某些方面体现地更为突出一些,比如包容、自由、独立、创新等方面。

讨论清楚了大学是什么、大学要干什么这个问题,大学的核心价值观自然就能辨明,价值观确定了,我们前行的方向就会更加清晰。

人物简介:

李云松,1974年生,博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教授,绕月探测工程科学应用专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