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

中国移动总工李默芳:TD当卧薪尝胆

发布时间:2007-04-06 浏览:

  3G的最早记忆

  “技术通常是线性发展的,但移动通信系统是阶梯性发展的,2G的研发始于1G起步阶段,而3G研发更是始于2G之前。”这是李默芳的一个著名论断。

  早在1985年,中国第一代移动网络尚未商用,国际电联已经开始考虑在统一全球的移动通信标准,目的是统一通信网络,根除网间漫游障碍。

  到1990年,国际电联成立TG81工作组,以期提出一个全球统一的3G标准。在那段时间,李默芳参加了国际电联的一些有关移动通信的标准化工作,她敏锐地觉察到,这一问题值得中国重视。

  19921年,李默芳随国家科委和邮电信产部出国考察,看到一些大企业正在研究3G,使她确信中国有必要尽早研究3G。此后,她陆续写了一些文章,呼吁中国重视3G研究,以便在真正步入3G时代时中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真的是很遗憾,当时中国正处于2G时代,大家都觉得3G很遥远,没有人去真正关心这个。”李默芳连说了好几个“遗憾”。

  欧洲早早开始在3G上发力,1996年爱立信打通了第一个WCDMA 的3G电话。包括日本在内一些国家,由于错失了2G的机会,也表现得非常积极。而中国情况是,快到技术标准的提案截止期限时才意识到:应该提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标准。

  时间仓促,所幸有很多研究人员共同努力,最终使TD-SCDMA标准制作和提案如期完成。也就是这个在几个月中“攒”出来的技术让中国通信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李默芳说:“能在最后时刻把TD放入国际标准,已经是一个突破。这对于将来走国际标准化道路,对中国融入国际社会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一如既往支持TD

  如今TD发展进入敏感时期,但李默芳毫不讳言自己对TD的态度。

  “我支持TD发展,希望它取得成功”。

  1998年,ITU在中国召开3G会议,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发表声明全力支持TD:在TDD模式上中国的运营商将采用TD-SCDMA。只要中国的技术设备一出,我们必定采用中国的。

  回忆当时情景,李默芳说:“如果我们不表态,TD并不容易被采纳。我们也确实盼望它能成为国际标准。”当国外厂商对TD不屑一顾,企图提案把它“枪毙”掉时,中国运营商的强硬态度使得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

  李默芳认为,TD的最大好处在于,与其他几个标准相比有自己的特色,采用TDD方式避开了与主流FDD标准的竞争,因而胜算更大一些。

  在此后各种国际场合,李默芳都是不遗余力地支持TD成为国际标准,为TD摇旗鼓劲。

  终于,在1999年的赫尔辛基会议上,TD被正式写入建议书。2000年5月,TD正式被列为国际3G标准。

  “除了大唐在技术科研方面的努力,TD成为国际标准与政府、研究院和运营商的积极推动也是密不可分的。国际标准化组织对TD的完善也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李默芳不喜表功,而更习惯于将功劳与大家一同分享。

  李默芳喜欢实说话实说,并因此得罪了一些人,但她的心态始终平和。她自认为有时说话不受欢迎,但她的许多有关3G的观点即使放在今天看,对TD的发展同样大有裨益。

  TD研发启动初期,由于知识产权问题,导致一些国内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并没有重视TDD,而把主要精力放在FDD上。

  在李默芳看来,TD产业链之间的合作共赢,标准之间的相互促进,都是不可或缺的;闭关自守、闭门造车是绝对不可取的;任何一种技术最终能否成功都是消费者说了算;只有多听取各方意见,才能在改进中逐步完善。

  另一方面,中国通信业要想成功地进行国际化,交学费是避免不了的。买国外的设备、用国外的技术,虽然要付出不少的代价,但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积累经验的过程,有利于推动民族产业健康发展。

  诤言诤语谏TD

  曾经认为TD在2001年就能全面商用,谁知辗转到了2007年,还只是抵达大规模测试的中转站。记者提到这些,李默芳笑着叹了口气,直言TD产业化太过缓慢。

  “TD的确浪费了很多时间。由于许多国内厂商介入过晚,863计划也没有把TD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当时只有大唐在做,经费也不够。进程缓慢是必然的。”

  李默芳认为,既然TD是国际标准,就应该按照国际游戏规则来做。她举了高通的例子。

  “在这方面应该学习高通。他们当年在测试CDMA时,请了几百个家运营商、制造商的工程师到现场,只为给他们的技术挑刺,然后连夜研究改进,从而使之不断完善。”

  浪费时间也好,蹉跎光阴也罢,TD总算是到了规模建网测试的阶段,距离正式商用仅有一步之遥。截至目前,TD的电话接通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跟从前相比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多年来,李默芳一直关注TD、支持TD,TD的每一个进展都让她感到欣慰。至于TD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才能正式商用,李默芳认为:一是技术足够成熟,二是成本足够低。

  对于现今TD终端成本普遍偏高,李默芳显得并不担心。“GSM和WCDMA最初商用时也存在同这样的情况,这是新产品出来的正常现象。以后技术不断完善,用户不断扩大,批量生产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但一定要扩大、完善产业链。”

  可以说,TD产业化的障碍正在一步步被清除,曾经的问题也将不再是问题。李默芳表示,中国国内通信业面临着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我们需要用开放的心态来做TD。

  “中国提出TD这个国际标准已经很了不起。TD今后的路还很长,一定要以实事求是、卧薪尝胆的态度来发展科研,科学问题一定要扎扎实实。要遵照国际游戏规则,使TD成长为真正的国际标准。”


来源:《中国通信》杂志 作者:王婷 萧一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