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

我军通信工作的开山鼻祖——记我校第一任校长王诤将军

发布时间:2008-12-16 浏览:

  王诤是我校第一任校长,并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多个时期,先后三次担任我校校长。

  王诤,原名吴人鉴,1909年5月出生于江苏武进一户耕读人家黄埔军校第六期通信科学员。毕业后曾在国民党第9师、第51师、第18师任无线电台报务员。1930年12月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的亲自指挥下,在龙岗地区一举全歼张辉瓒的第18师,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全胜,在18师任报务员的吴人鉴自愿参加了红军,时年21岁。为了表达自己获得了新生,他将名字改为王诤。1934年9月王诤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红军和革命根据地被国民党军队分割包围,地处穷山恶水之间,我军没有无线电通信,一切信息的传递,全靠步骑兵送达。因此,许多重要战斗,因通信不力而失利。各部队、各根据地都迫切盼望建立无线电通信,但苦于没有人才。王诤参加了红军,对惜才如金的红军总部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因此对他寄予了厚望。毛泽东总政委、朱德总司令亲自接见了他,任命他为红军总部电台大队长,无线电总队长;并决定,由王诤同志组建红军的通信系统。

  要建立通信系统,就必须自己培养人才。1931年2月,由王诤负责、中央红军总部无线电队开办的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我校的前身)在江西宁都开学。4个月后,培养出了我军的第一批报务、机务人员,此后逐步扩大名额,训练队扩建为红军通信学校。王诤校长曾深情地回忆道:“红军原先是没有电台的,1930年除夕,在江西苏区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岗大捷中缴获到敌张辉瓒部的一部电台,当时的红军战士不认识它,把发报机弄坏了,只留下一部收报机。红军总部当即通报全军:今后凡是缴获到战利品一律妥为上交,不得损坏。四天后,红军又在东韶战斗中缴获到一部电台。这回红军战士们完整无缺地把它送到了红军总部,从此红军就有了自己的电台。紧接着,红军总部成立了无线电队,无线电队从各军选调了十几名优秀的青少年战士办起了训练班,培养报务员。毛委员亲自来到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上政治课。在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开学时朱总司令亲自来讲了话。我现在还记得,朱总司令在讲话中非常强调,在建设红军无线电通信事业中要不怕困难。他说,在红军的字典里是没有‘困难’二字的……”

  当我们如数家珍般地回忆我们学校的成长史时,我们自豪!我们的学校是从战争中走出的红军学校。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中,我们这支队伍从没有被敌人打垮过,走散过,尽管这支队伍的军队番号变了又变,名称一再更改,但这座学校一直延续着,从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学校成长壮大为一所万人多学科全国重点大学。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电讯事业的发展,是从我们学校起步的。

  从1931年—1936年短短的5年中,从敌人封锁的根据地,到行军作战二万五千里长征,我校共为战争培养了2000余名通信人才,充实前线。在反“围剿”、渡湘江、四渡赤水等战斗中,为中央红军打造“千里眼、顺风耳”,为战斗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土地革命时期我校培养出的近200名无线电通信人员,建国后绝大多数担任了省军级的领导职务;在陕北延安办学十几年,培养了800余名学员,他们在抗日前线、以及解放战争与建国后的各个时期中,为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在晋察冀无线电训练班、研究班、晋冀鲁豫通校、晋察冀电专、华北电专先后培养了数千名通信人才,在根据地的对敌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4年,我校扩建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王诤第二次来到学校,任校长兼政委,直到解放战争开始。

  1948年,我校扩建为“华北军区电讯工程专科学校”。全校1300余人,这在解放区是最大的一所培养通信人才的学校。中央再一次任命时为军委三局局长的王诤兼任“华北电专”的校长兼政委。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学校担任领导工作。可以说王诤将军为我校的建立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建国后,王诤历任通信部部长兼国家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党组书记、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主任兼军事电子科学研究院院长,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长,第四机械工业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是中共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国防委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

   王诤是中央苏区和我军无线电通信事业的创立者,是我国电子工业的开拓者和卓越领导人。曾荣获中华苏维埃二级红星勋章,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毛泽东同志曾亲切赞誉说:王诤同志是有功的,是我军通信工作的开山鼻祖。

  1978年王诤将军在北京病逝。 (刘嘉相 王跃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