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

博士生导师杨清海教授专访:“做研究要踏踏实实”

发布时间:2011-12-28 浏览:

“做研究要踏踏实实”

——访通信工程学院杨清海教授

学生记者  王舒平  李欣妤

  受访人简介:杨清海,教授,通信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2007年2月博士毕业于韩国仁荷大学并获校长奖;2007年至2008年做韩国UWB-ITRC博士后研究员;2008年2月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任教。从事无线自主通信和LTE-A方面研究。现被接收国际期刊27篇、国际会议(EI)40多篇,申请国内专利11件、国内标准化提案多篇。

  “我觉得大学里‘以人为本’是最重要的。”

  记者:您在韩国仁荷大学完成博士学业,能谈谈韩国大学的管理模式吗?

  杨清海:韩国的大学与美国的大学十分相似。对于学生而言,大学本着“宽进严出”的原则实行学分制,学校的管理也基本与美国的一致。比如我所在的大学,学校分成三个独立体系,分别是董事会、教授委员会与学生自治委员会。董事会主要是由学校出资方构成,由董事会任命一名校长主管学校财务运营与社会影响工作,下设一名副校长负责学校主管行政事务工作,副校长下面分成不同的college;而对于学生的具体教学任务与教员的职称评定则是由“教授委员会”来负责,他们与董事会是相对独立的。学生自治委员会,用来维护学生自身权利。三条系统互不干涉,这其实就是美式大学的运行方式。

  记者:您能分享下韩国大学的课堂教学吗?

  杨清海:对于理工科而言,韩国大学课堂重视实践多于理论。举个例子,比如学习C语言,老师有可能只讲二十分钟,剩下的时间都是上机时间。大学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很有难度的,有时候一门课的作业,就要在电脑上做一个晚上才能完成。虽然大学一直强调实践能力,但是韩国企业也经常在媒体抱怨大学毕业生与社会市场需求差距很大。好像每个国家对于大学的教育都有诟病,尤其是企业,他们都希望大学生一进公司就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创造效益。我觉得,其实大学更应该是一个制造工厂,学生是一件件原材料,我们教师更像是加工原材料的工人。这所工厂只有“以学生为本”才能设计生产出市场需要的产品,而在这个过程中,也要让“原材料”与“工人”都能快乐工作。大学里“以人为本”是最重要的。我们中国的有些大学生在大学里玩了四年游戏,这在国外是很少见的。

  在我所在的韩国大学,有一栋楼外加教学楼的一层,全是大学中各个俱乐部的办公空间,可见俱乐部的数目之多以及学生课余生活的丰富多彩。我在英国的时候看到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也看到他们从小学生的教育就侧重实践和参与,学校里的很多课程本身就是群体参与的各色体育活动和社会认知活动,学生选择课后活动时也必然围绕那些兴趣点,这些实践与参与不仅有乐趣而且熏陶学生对个体担当和社会责任的认知,这时玩网络游戏可能仅是爱好之一,但并不依赖沉溺。所以我觉得,如今中国大学生沉溺网络游戏,有一个原因就是校园活动和社会活动太少,思想教育课说教性较强,学生懒于认知个人担当和社会责任,学校也缺乏有效平台让大学生乐于参与并培养兴趣。

  “像这样的前沿研究,有可能七年八年不见经济效益,这就看一个企业的远见与战略规划了。”

  记者:在电子通信领域,韩国的发展状况如何?

  杨清海:韩国对于电子通信领域十分重视,甚至被放到国家的战略位置。正因为国家重视,韩国的电子通信处于国际前沿,该领域的教育程度也非常高。举一个例子,韩国前十几名的大学教授,基本全都毕业于美国前几名的大学,师资力量非常雄厚。如果想在这些大学里任教,没有世界名校的学历是根本得不到职位的,这体现了韩国教育非常重视教师素质。

  除了国家重视以外,韩国本土高新技术企业在技术创新的推动与吸引高层次人才方面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一个韩国博士毕业后一般有三个选择:学校、研究院与企业研究所。在韩国,一些企业是有自己的研究所的,这些研究所一方面做基本应用,一方面在做前沿研究。像LG与三星这两个韩国企业,在中国它们叫“LG电子”与“三星电子”,而在韩国本土它们上边的集团公司都拥有自己的综合技术研究所,主要从事chieftechnology——前沿核心技术研究。尤其像这样的前沿研究,有可能七年八年不见经济效益,这就看一个企业的远见与战略规划了。这方面我国企业做得不是特别好,这也与我们国家在国际分工中的角色有关--长时间处于价值链末端,企业更注重眼前利益,很难做到花资金与人才用于长远规划与前沿技术研究。在我国,总是讲“产学研”,这是因为企业本身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与研究精力,所以将高校人力资源纳入进来,帮助他们来创新。如今国际竞争日益激烈,中国企业应该逐渐转型,拥有自己的“产学研”的中心。

  记者:博士后出站后,您为什么选择回国执教,而不留在韩国企业工作?

  杨清海:我有很多同学选择留在韩国或回国在企业里“赚大钱”。其实,我觉得这是每个人的自由。我硕士毕业时也是迫不及待希望能够去赚钱。但是完成博士学业后,我决定去做一些“原创”的工作,而不仅是“创新”的工作。在我看来,在企业里做一些应用研发或者进行局部开创研发都算创新。而原创型的工作是要用新的方式、理论、条件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我的兴趣所在,我也希望同学们能够在大学里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找到自己的梦想,然后去实现它。我的学生有的就是喜欢做市场,于是毕业后就去做市场了,那是他的选择。而我发觉在搞研究方面更能发挥自己的价值,于是就回国当老师了。虽然国内搞研究的大环境与国外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们这些回国的,都是抱着“祖国越来越好”的希望来从事工作的。

  “你对一个东西研究精了,就表现出你的‘潜力’了。踏实钻研,认真学习才是正道。”

  记者:如今,您从留学生转变为一名教师,对于研究生有什么建议?

  杨清海:一是选对老师,二是不要浪费时间。做研究就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在国外,我曾经帮助导师选拔留学申请的留学生,国外看重一个研究生的“潜力”。而如何表现一个研究生的潜力?我们看中这个学生在国内本科或硕士阶段的研究成果。有些同学研究一个领域,没过几天觉得太难了,就换了一个,觉得也太难了,又换了一个,这样三心二意是不行的。也有些同学觉得硕士就研究了一个东西,觉得很失落,我觉得这无所谓,你对一个东西研究精了,就表现出你的“潜力”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弄虚作假,教授老师们在这方面是非常专业的,踏实钻研认真学习才是正道。

  我的研究生,一般会有一个“训练计划”。研究生第一学期给他们几篇外文文献,让他们读懂了,然后定期给我汇报。大学四年的英语水平做研究根本不够,所以刚开始他们读文献非常费劲,翻译和注释写得密密麻麻。给我汇报的时候,我会问他们文中的技术,他们不懂我就给他们解释。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过程。一个学期下来,也就能翻译四五篇,但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训练了研究生的英语能力,也让他们对于自己研究的领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我不认同那种"放羊式"的带研究生的方法。因为我们这种领域研究生不去读文献,不去学习根本不行。到了研究生第二学期,就让他们“由面及点”。钻研一个点,一个领域,给他二三十篇文献,他会根据文献的大致思路了解他研究的这个“点”国际上都是怎么解决的。逐渐,他就可以将文献分类,哪几篇是一种思路,哪几篇是一种方法。然后自然会开始关联思考自己对于某个点的思路,尝试哪些地方可以创新。科研中挫折经常会有,有可能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出来的解决方法最后发现是错的,就要推倒重来。这不仅是锻炼他们分析问题的能力也是在锻炼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希望我的学生在毕业的时候都能够培养出一种创新的思维与坚实的理论基础。

  研究生期间千万不要浪费时间。我在英国访问游学的时候,碰到许多中国留学生。因为英国是一年制的硕士,有很多学生就是混,在我看来是非常浪费时间与机会的。如果你真的想在这个领域深造,出国也是很好的选择,但也要注意选择国外导师,出国之后也不要混日子混学历,要学点真东西。

  记者:您是傅丰林教授的学生,能谈一下傅教授对您的影响吗?

  杨清海:傅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认识他十多年了。他对于学生与学术可以说都是无私的。记得我第一次给本科生上的课程是 “模拟电子线路”,以前没有讲过。傅老师特别认真,在办公室里听我讲,给我指导。为了保证课堂质量,傅老师先讲了前半部分,让我讲后半部分。这样提携后辈与关心学生让我非常感动。我总觉得,相比于年轻教师,傅老师这一代老师对于学生与学校有着更深的感情,这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来源:《西电科大报》2011年12月24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