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网站!

第三届国家教学名师傅丰林教授:幸福的教师像火种

发布时间:2011-04-06 浏览:

幸福的教师像火种
——记第三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傅丰林教授


  
  从北京回到西安,已是子夜。连日来,全国大学生电子竞赛组委会的日程非常紧张,工作结束之后,他顾不得在北京休息一晚,就风尘仆仆地连夜乘飞机赶回西安。因为第二天一早,他还要坐学校的班车到新校区为学生上课……

 

  他,就是第三届全国教学名师奖获得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傅丰林教授。傅老师虽然已近古稀之年,但仍行色匆匆,整天为本科教学奔忙着。
  
  一少年教师和青年学生
  
  “那种沉稳熟练劲儿有点像一个已经有几年主讲经验的老教师”

  
  傅丰林生于浙江宁波,小时候在家乡受到系统而良好的基础教育。他自称是个“本分”的学生。读小学和初中时,因为刻苦认真,再加上个性温厚,任课老师和班主任都特别喜欢他。老师们的关爱方式总是更多的心血、精心的栽培和更高的期待。在这种关注的目光下,扛着“三道杠”的他走过了快乐而自信的少年时代。

  刚满十四周岁,班主任老师就亲手为他戴上崭新闪亮的团徽,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傅丰林仍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讲述过程中,他的脸上甚至还泛着年少时的光荣和激动。傅丰林说,这些可敬可爱、无私付出的老师们留在他心里的是鲜活生动的“人民教师”的形象,也使他从小便对教师职业的崇高、“教师”二字的分量有了更细微、更感性的体悟和理解。

  1959年,傅丰林考入慕名已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后改名为军事电信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无线通信专业学习。回忆起大学阶段的学习,傅丰林对“西军电”严格的管理、扎实的作风、浓厚的学风记忆犹新。他说,从周一到周六,每天从早到晚,基本上都被规律的学习和训练占得满满的,只有周六晚至周日晚饭前属于个人支配时间,才有时间写写家书,洗洗衣服。

  那时,无线电电子学属于新兴学科领域,国家重点扶持相关专业的建设与发展,“西军电”的招生规模迅速扩大,致使专业教师奇缺。正是这种情况,成为傅丰林学业发展和人生历程的重要转折点。读到大二那年,因为基础扎实、成绩突出,他被学校调出任教,分配到“晶体管电路”课程教研组任辅导教师。接到命令,傅丰林诚惶诚恐,一边是兴冲冲的荣誉感,一边又是沉甸甸的责任感。

  在当时,“晶体管电路”是一门很新的专业基础课,国内成熟的教材很少。对于一名边学边教的大二学生,要做好“晶体管电路”的课程辅导,难度是不言而喻的。傅丰林别无选择,他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查阅资料,苦读硬攻,以确保自己对课程内容吃透练熟,很快就胜任了课程的辅导工作。不久,傅丰林还被吸收加入教研室的教材编写组,协助并参与教材编写工作。

  中科院院士保铮教授当时担任电子线路教研室副主任,他不但个人治学严谨,而且对教师要求也十分严格。为了提高教师的业务素质和教学水平,教研室经常组织针对教师的业务考试。傅丰林和其他老师有时在周日晚上遭遇突然“袭击”,参加严格又紧张的考试。这些做法有效地激励和鞭策了一批青年教师,也让傅丰林切身地感受到了“为人师”的压力和责任。

  这种兼当教师又当学生的双重身份,带给傅丰林的是关于“教学”的丰富而又立体的认识。作为学生,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对照本宣科的老师和填鸭式的教学方式从心底里抵触,同时有那么几位他特别喜欢的老师。大学讲台上一批个性鲜明的优秀教师深深吸引着他:或能挥洒自如,把抽象枯燥的内容演绎得灵活生动;或能春风化雨,以人格魅力言传身教……。他一一引为榜样,勤于讨教,也暗自在内心反复揣摩。作为教师,他又格外能理解学生在学习上的困难和面对困难的心理,特别是他平等而谦逊、亦师亦友的态度拉近了跟学生们的距离。

  有付出就一定有回报!学生们优异的课程成绩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课程辅导老师工作的一种肯定,傅丰林也从中理解了“教学相长”的真正内涵和意义。他回忆到,在自己担任课程辅导老师期间,晶体管电路课程主讲老师杨耆董教授在各个方面一直给予自己悉心的指导和帮助。

  毕业留校之后,傅丰林作为主讲老师站上了讲台。第一次上讲台时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讲述清晰而流畅、精到而紧凑。据当时听课的教师评价说,傅丰林一点也没有很多青年教师头一次上讲台时的紧张,那种沉稳熟练劲儿有点像一个已经有几年主讲经验的教师一样。课后,不少年轻的同事还与他热烈探讨交流,相互切磋。
  
  二课堂1分钟与教坛40年
  
  “举手投足,甚至擦黑板的动作我都深受傅老师的影响”

  
  傅丰林说,没有课前的大量投入和精心准备,就不会有课堂上每一分钟的精彩!

  如果要描述傅老师的课程教案,用精雕细琢和一丝不苟是再恰当不过。每次备课时,傅老师的书桌上同时摊开着新旧不一、画满注释的各种版本的教材和教辅书,每一章节、每一个知识点,甚至一个公式、一个例题,他都反复研究比照,择优理顺,推敲完善,最终形成他“集大成”的教案。傅老师常说,教师不能是半瓶子醋,必须要对学生负责,也就不能不勤奋。多年来,傅丰林老师就这样像创作艺术品一样精细地规划、雕琢、打磨着教案,以大量扎实的案头研究工作为基础,坚持要把最完善的、最成熟、最生动的课呈现给学生,不仅要做到精通熟练,还要重点突出,富有节奏感和开放性。

  站在讲台上的傅老师是最富神采的。台上讲得忘我,台下听得过瘾。学生们都说,上傅老师的课听讲最投入,注意力最集中,因为他的课含金量特别高,既严密又透彻,时常启发大家思考,所以一分钟也不能走神,连半句话也不能漏听。有位80届的学生上大学时最爱听傅老师的课,他对傅老师说起,他非常喜欢傅老师的讲课风格,甚至举手投足,包括擦黑板的动作都在不自觉地模仿。这件事带给傅老师深深的触动,他感慨地说,作为教师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教师的一言一行学生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会学你的样子,那些无意识的表现正是言传身教。

  傅老师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一头连着对学生的高度责任心,一头连着长年呕心沥血的辛劳。实验室里,傅老师指导的研究生们发现去得再早也早不过导师,走得再晚也晚不过导师。他的研究生穆东栋说:“傅老师一把年纪了,可他的工作时间肯定超过学生们。实际上谁也不知道傅老师每天工作多长时间。我们找他时,不论多晚,总能找到他;我们回去休息了,他还在工作。傅老师就好像是住在办公室一样。”

  没有人能计算出傅老师的工作量有多大,正如没人能估计积累的力量有多大一样。四十多年来,傅丰林老师曾主讲过模拟电子线路基础、高频电子线路、线性代数、自动控制原理、电子线路CAD、通信对抗和通信信号处理等多门本科生和研究生课程;编写出版了《模拟电子线路基础》、《低频电子线路》、《电子线路基础》、《非线性电子线路》等8部教材,其中包括2部国家级规划教材;先后获得过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陕西省教学成果特等奖1项、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

  如今,他又作为课程负责人,承担起了国家级精品课程《模拟电子线路基础》的建设任务。模拟电子线路基础是一门专业基础课,但是随着微电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新器件、新电路和新方法不断涌现,必须要处理好基础性和前沿性的关系。傅老师本着“加强集成,精简分立”的原则,努力跟踪新技术,优化课程内容,把现代电子电路的设计、实现方法介绍给学生,现已经建立起一套基础理论扎实、信息量大、实践性强的课程新体系。

  如何使现代教学工具与传统教学方式优化组合,扬长避短?傅老师和其他教师一起进行探索与尝试。既要充分发挥多媒体教学直观、形象、生动等优点,又要避免现代“填鸭式”。既加深了学生们对基础内容的理解,又拓宽了学生们的视野。四十多年教师生涯,傅老师始终都像当初那个年轻的辅导教师一样勤奋,一样谦逊,探索的脚步从未停息过,他常常为一个小小的心得而感到兴奋,并在“教学相长”的循环往复中乐此不疲。
  
  三治学以鼎新教学以致用
  
  “课外乃至校外的广阔天地是培养大学生实践与创新能力的舞台”

  
  傅丰林老师虽然承担着繁复的本科教学工作,但他的视野却绝不局限于讲台。他始终关注信息技术的最新发展和高等工程教育改革的新动态,不断修正自己的工程教育理念,把社会发展对电子信息高层次工程人才提出的新要求贯穿在实践教学当中。

  由于他为人坦诚谦和,教学业务过硬,年轻时就在同事中拥有较高的声望。1978年,教研室民主选举,公推他为副主任,自那时起他就想方设法改善学生的实验与实习条件。直到后来在学院、学校主管教学工作的领导岗位上,傅老师一直立足时代对电子信息工程教育的要求,不断强化实践环节教学,优化实践教学平台建设。他说,为国家培养建设发展需要的合格人才,这是教育的使命,人才培养的步伐一定要跟上时代的脚步。

  上世纪90年代初,黑白电视开始被彩色电视取代,而实习课上学生们仍在组装黑白电视,对彩色电视的关键技术缺乏深入了解,更谈不上组装和调试了。时任通信工程系(今通信工程学院)副主任的傅丰林老师内心急迫,跑市场,跑厂家,落实经费,他同时向学校提出建议,提高实验辅导教师的待遇,增加实验课时量,终于率先在国内高校实验室中引进了彩色电视机组装实习。另一方面他积极联系校外生产实习单位,如当时的712厂、714厂、760厂、761厂和洛阳电话设备厂等单位,形成了校内外生产实习相结合,优势互补的良好局面。他还向学校提出建议,提高实验教学起点,增加设计性、综合性实验,实行实验室开放和实验课单独考核。在他的努力下,学校电工电子教学基地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世纪之交,大规模集成电路人才的培养被国家列入战略规划,然而当时微电子专业主要从工艺结构角度而非系统的角度研究集成电路,能独立设计系统级芯片的人才极为稀缺。为此,傅老师组织相关教学和科研力量,依托我校通信工程专业和微电子专业的优势,申报“电子与电气信息专业大规模集成电路设计工程教育的研究与实践”教改项目并获得教育部立项。在学校的支持下,傅老师组织老师为非微电子专业学生开设了3门有关集成电路的课程,并为少数优秀本科生自行设计、投片创造条件。这一教改项目取得了成功,培养的第一批非微电子专业集成电路设计人才受到了用人单位的广泛欢迎。

  傅老师致力于工程实践教育,也不仅仅局限于课内。他强调课外乃至校外的广阔天地是培养大学生实践与创新能力的不可或缺的舞台。多年来,傅老师一直重视、支持并亲自参与各级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组织和评审工作。每当傅老师在这些竞赛中看到富有朝气、敢想敢做的大学生,看到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参赛作品,就感到由衷的喜悦。他说,创新是时代对人才培养的要求,自己有责任为这些求知、乐知的孩子创造施展和成长的平台。

  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我国高等工程教育存在的问题更加凸显。傅老师为此深感忧虑。他说,中国培养的工程师数量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而总体质量却不如人家,这是我们工程教育的问题。比如学生们缺乏产品概念,不了解生产程序,甚至教师都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和经历。为此,他在完成教育部科技委战略研究重点项目结题报告中提出了加强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六点建议,包括建议政府协助企业建立生产实习基地。

  四幸福的教师是火种
  
  “珍惜教师这份幸福的职业,因为它拥有全社会的尊敬和千万学生的真情回报”

  
  做了一辈子教师,傅老师有很多得意的学生,说起他们,傅老师的幸福感和自豪感溢于言表。置身于青年学子当中,傅老师觉得自己是最幸福最快乐的,心态也特别年轻。每次有以前教过的学生来看他,聊起同学的近况,或者只是偶尔得悉哪个学生在某一领域有所发展的消息,傅老师都会格外高兴。傅老师不喜欢把教师比作蜡烛之类的说法,他认为“点燃自己照亮别人”这句话把教师职业形容得太壮烈,好像是一味的牺牲。他说,教师在照亮别人的同时,也照亮了自己。
  傅老师喜欢跟学生们在一起,喜欢学生们来找他交流。在他心中,学生是第一位的。走上领导岗位之后,虽然日常事务繁多,但只要是学生前来请教或求助,他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耐心地解答,尽量提供帮助。在学生眼里,傅老师是个严师,却毫无架子,态度平等,容易让人亲近。学子们的心是澄澈的,他们的爱与尊敬是赤诚的。学生们的围绕常让傅老师感到温暖和欣慰。
  傅丰林老师常对身边的年轻老师们说,教师是幸福的职业,拥有全社会的尊敬和千万学生的真情回报,一定要珍惜这份职业,对得起这份责任。除了教书育人,这些年来,傅丰林老师还把更多的心血用在青年教师的培养上。
  傅老师负责的课程组有一种特别的紧张氛围,一种自上而下的紧迫感。课程组内部讨论、考试、听课都是常规的,由傅老师亲自组织,要求严格。青年教师们都认真对待,不敢有半分懈怠。在听课过程中,傅老师发现有的教师过分依赖幻灯片,照本宣科,他会不留情面地指出多媒体使用不当反而会降低教学效果,演变成更糟糕的“现代填鸭式”。他要求课程组内部经常开展讨论,互相学习观摩。傅老师还要求课程组老师每周前往新校区为本科生答疑。傅老师如此繁忙都没影响过一次答疑课,年轻的老师们也没有一个人计较工作量的问题,而是看作教师应尽的职责。关于治学,傅老师更是要求他们不惜力气,勤奋学习。他说,信息时代知识更新这么快,选择了电子信息这个行当,就等于选择了奋斗一生,更何况是从事电子信息高层次人才的培养。
  傅老师对青年教师除了要求严格,还付出了大量劳动,悉心地指导和帮助他们。青年教师刘雪芳感慨地说,从入校起就是傅老师手把着手教,一步步扶着她站稳了讲台。直到现在,只要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她都会习惯性地拨通傅老师家的电话。两代教师,一位爱惜人才悉心点拨指导,一位勤奋好学执着追求真理,在温暖宁静的灯下,照着讲义,对着电话,这一老一少就这样常常探讨到深夜。就这样,一批青年教师在傅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迅速成长,成为教学能手和科研骨干。
  
  后记:

  他是勤奋的学者,他是敬业的教师,他是进取实干的领导,他是直言不讳的专家。看着年过花甲的傅老师不是接连出差,就是整日埋首于一堆教材当中,爱人和孩子难免心疼抱怨。邀请、聘请、求助于傅老师的人越来越多,而傅老师觉得只要能为教育做点实事就不会推辞,退了休也不让自己休息,就这样继续辛苦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