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院主页 > 学院党建 > 学习园地 >

让学生自由发展——也谈教育的目的

时间:2011-03-23 16:43来源:通信工程学院作者:lsf 点击:

让学生自由发展——也谈教育的目的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李培根

 
  关于教育的目的,曾经有几种提法。“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党的教育工作方针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党的十六大指出:“坚持教育为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些提法是国家在不同时期的教育方针,是国家对教育的基本要求。
  
  一次,一位毕业不久的校友对我言,“大学教育就该让学生成为他/她自己”。即刻的愕然之后,细细品之,顿觉豁然开朗,原来这可以是教育的目的,甚至是对教育更高的要求。一个问题自然出现在教育工作者面前,是否应该在国家教育方针基础上,对教育有更高的追求呢?

  一、马克思如是说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他又说:“一个种的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自觉的活动。”马克思的话虽然并非直接针对教育,但是对教育的启示作用却是巨大的。
  
  马克思所讲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或人的“自由自觉的活动”,显然不是指对人的原始与野性的放任,显然不是指无限、无任何约束、绝对的自由,而是在教化之后的更高层次的觉悟。而要达到此一境界,显然要依赖教育。
  
  是否可以说,如果一个人不能成为其自己,就不可能有其“自由发展”,就不可能有其“自由自觉的活动”?也正是成为了其自己,方可以说他/她能有“自由发展”和“自由自觉的活动”?那么由此而致,是否可言教育的问题乃至最高的目的就是“让学生自由发展”或“让学生成为其自己”呢?

  二、毛泽东如是说
  
  毛泽东曾有关于“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精彩论述。
  
  1964年,毛泽东在修改周恩来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时,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应理解为,经反复实践能动地逐步认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必然性规律并正确改造世界。”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中有这样几段话:
  
  “从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到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认识客观规律、从而获得自由,在认识上出现一个飞跃,到达自由王国。”
  
  “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在认识必然的基础上,人们才有自由的活动。这是自由和必然的辩证规律。”
  
  “所谓必然,就是客观存在的规律性,在没有认识它以前,我们的行动总是不自觉的,带着盲目性的。”
  
  “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要有一个过程。”
  
  1960年的《十年总结》中又有:“自由是必然的认识和世界的改造。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是在一个长期认识过程中逐步地完成的。”
  
  毛泽东上述关于“必然”与“自由”以及“必然王国”与“自由王国”的论述难道不能给教育一些启示?教育难道不能帮助学生更好地进入“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过程?尽管这个过程是漫长的。

  三、“让学生自由发展”——更高层次的教育
  
  把“让学生自由发展”作为教育的目的,并非言以前的一些提法(诸如“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的接班人”等等)是错误的。只是说那应该是基本的要求,而非最高的目的。以前的那些提法是作为社会主义的教育对学校和学生的基本要求。而“让学生自由发展”则应该是更高层次的教育。不仅要把学生培养成忠诚于人民、忠诚于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且是在此基础上如马克思所言能“自由发展”或“自由自觉活动”的人。这样的人恰恰是更有鲜明个性、更具创新精神、更具创造力、更有活力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倘若教育所培养的多是缺乏个性、缺乏活力和创造精神的人,社会主义恐怕也难以成功。
  
  1.学生若自由发展——意味着什么?
  
  首先学生应该成为学习的主体。如果学生都只是成为被动地接受知识的机器,那么他们就不能自由发展,也不能成为其“自己”,而只是接受知识的共同意义下的“学生”。从学生的角度言,接受知识只是学习的低级层次,而只有成为学习的主体,真正地“主动学习”,才能使自己成为其“自己”,才能有自由的发展,那就是学习的更高层次。
  
  “让学生自由发展”意味着学生潜能的释放与创造力的挖掘。其实,古之教育(如苏格拉底式的教育,孔子的教育)都有强调启发学生潜能的思想。现代学校式的教育当然是对古代教育的一种否定和升华,然而也带来了一些弊病。现代学校教育带来使教育更规范化、知识更系统化等诸多好处,但也使得学校更容易把学生当成批量的产品,由此而导致学生的创新和创造能力整体下降。学生若成为其自己,当然意味着他们能有自由的发展,意味着他们的认识能更容易地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2.“让学生自由发展”——于教师言意味着什么?
  
  “让学生自由发展”,显然不是对学生的放任,显然不是不要“传道、授业、解惑”,不是降低对教师的要求。相反,需要教师更加关注学生,对教师提出更高要求。
  
  “让学生自由发展”,同样需要传授知识、传道。所不同的是,除了常规的教学方式外,教师如何让学生举一反三?如何让学生把所学的知识自觉地应用于实际问题?如何使学生从实际问题中总结、感悟出教师并未直接传授的知识或“道”?也就是说,让学生更“自由自觉的活动”,其实是学习的更高层次。就以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而言,如果只是知识灌输,于教师而言则再简单不过了。然而,如何让学生自觉地关注社会的重大问题?如何让学生自觉地把所学的知识用于对社会实际问题的分析?如何让学生自觉地从社会实际问题中感悟出某些哲理或加强对共同价值观的理解?今天大学的思想政治教育不仅很少能达到这一层次,甚至这样想的教师恐怕也不多。
  
  显然,“让学生自由发展”,其实是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教师应该认识教育的本质或目的。教师对此没有清晰的认识,就不可能有关于“让学生自由发展”的自觉的活动。目前在大学中真正对教育本质有清晰认识的教师还很少,多数学校也没有注意对教师这方面素质的培养。对教育的本质哪怕只有一定程度的认识,也需要站在哲学的高度。非如此,则难以认识教育的本质,更难以从事“让学生自由发展”或“使学生成为其自己”的活动。
  
  其次,“让学生自由发展”,需要教师对学生有真正的爱心。因为在这种目标下,教师必须更加关注学生,而且需要尽可能地关注每一个学生。不关注学生个体,就不可能使每一个学生成为其自己。没有大爱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
  
  此外,“让学生自由发展”,意味着教师工作量的增加。这是因为教师应该根据学生不同的特点、个性、基础等,以不同的方式或手段开启学生的潜能。且不言以不同方式的复杂性,单就观察和了解每个学生的情况而言,教师定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
  
  总而言之,“让学生自由发展”,于教育者而言,确是更难。

  四、目前的关键何在

  欲“使学生成为其自己”,至少目前的关键还不是教师。目前,我国的教育管理部门还普遍缺乏这种意识或教育观念。在政府的教育管理部门以及学校管理部门,人们习惯了“一统”的模式,习惯了思想的纯洁,习惯了知识的系统,甚至习惯了教学方式的“严谨”。社会还缺乏崇尚个性的文化,社会的用人机制还指向“听话”等等。要逐步改变这一切,关键还在教育管理部门。
                                          
  (《高等教育研究》2010年第11期)



(责任编辑:通信工程学院)
------分隔线----------------------------